瑞金资讯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【首页推荐】话说传统琼海“衣 女甫”

时间:2021-02-21 04:55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瑞金资讯网
话说传统“琼海衣女甫” 木岚 海南方言把成年妇人叫“衣 女甫”,把女孩子叫“衣女甫仔”。本文所指的“传统琼海 衣女甫”,指的是旧式琼海女人或叫老一辈琼海女人; “琼海衣女甫”不涂发油,不用护发素,上街“发市”或“回外家”、走亲戚时,将家中珍藏

  话说传统“琼海衣女甫”
    
     木岚
    
     海南方言把成年妇人叫“衣 女甫”,把女孩子叫“衣女甫仔”。本文所指的“传统琼海 衣女甫”,指的是旧式琼海女人或叫老一辈琼海女人;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不涂发油,不用护发素,上街“发市”或“回外家”、走亲戚时,将家中珍藏的“山茶油”倒几滴于手心,再均匀涂于头发上,便心满意足走出门;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不搽永芳、夏士莲,她们从“铺仔伯爹”处买来一盒雪花膏。寒冬腊月,一盒雪花膏,足以帮助她们抵御寒风与干燥对日夜劳作的脸部与手掌的侵蚀;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不上美容院,她们扯一根棉线,拿一瓶爽身粉,搬两个小板凳,坐在大树下,边乘凉边互相绞脸;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生仔“蹲月”不吃阿胶,不吃鸟鸡白风丸,她们头扎一块头巾,在四季如春的田园里,寻寻觅觅,拨几把“益母草”,回家洗净、切碎,抓一把大米加“益母草”煮成粥,加一勺红糖、放少许姜末,就是上好的产后滋补药。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操劳过度或产后虚弱,不肯上医院,舍不得抓中药。她们戴着草笠,在水沟边,在田园里,寻找野生“鸡屎藤”,和上新鲜大米,用石磨磨,用石舀舀,制成“鸡屎藤米粉”,再捏成“鸡屎藤粑仔”,趁热呼拉呼拉喝下去,既补气又补血!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好客。夏日炎炎,有客人过路“吃渴才走!”,安置客人坐下,手拿“竹钩”,脚轻手快摘下自家的椰子,倒出椰水,刨出椰丝,甜丝丝的椰水、鲜嫩嫩的椰丝,让客人从上到下,从里到外,酣畅淋漓!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手勤。地里的庄稼,无论细粮粗粮,用石臼舂,用石磨磨,用手捏,上笼蒸,用油煎,“牛麦粑”、“缩脚粑”、“狗尾粑”、“筷子粑”、“甜薯粑”“薏粑”“椰子粑”“木薯粑”“粑仔汤”……,妙手生粑花,制出各种形状、各种味道的粑食来;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腿快。一家有事,全村帮忙。哪家有事,无论红事白事,主动上门“帮脚手”——杀鸡杀鸭,洗菜淘米,借桌借椅、端饭端菜、“拾筷拾碗”、忙前忙后。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敬老爱幼、温和谦让,尊称公公为“倌爹”,尊称婆婆为“倌婶”,在长辈面前一律自称“侬”,在公婆面前自称“子”,称丈夫大弟为“大倌”、称丈夫二弟为“二倌”……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疼老公。悠悠岁月逝,在那漫长的吃不果腹的年代里,老百姓一日三餐吃的是番薯粥,只有过节或者来客时才有稗(干饭)吃。“琼海衣女甫”早起煮大锅粥时,利用“灶尾”处冒出的火焰,在“灶尾”处放一个陶煲,煮少许稗(干饭)(俗称“灶尾稗”),或者候米煮“透心”后,用捞勺捞出些干饭。这些干饭是专门留给家中的“公爹人”包括公公及丈夫吃,而“衣 女甫人”及“衣女甫 仔”(未成年的女孩)只能吃大锅粥。“衣 女甫人”何时才能享受吃“稗”的待遇呢,当地俗语“‘公爹人’看出门,‘衣女甫人’看蹲月”,也就是说,“衣 女甫人”只有“蹲月”(坐月子)时,两顿正餐才有“稗”吃。因此,俗话把妇女怀孕叫做“快要吃稗了”,把“衣 女甫人”“蹲月”叫做“吃稗”。
    
     海南人爱吃早茶,中茶,但吃早茶、中茶的往往是“公爹人”。“公爹人”可以睡到天光光才起床,然后慢悠悠地踱步到墟镇茶店吃茶。当他们翘起二郎腿,边吃茶边“讲古”时,他们的“衣女甫”正在厨房里,急匆匆地用咸鱼汁下番薯粥,准备下地干活呢!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妇女恪守传统道德,注重家庭的稳定,那怕老公在外面“讨同年母”(即情妇),也不轻易主动闹离婚。解放前,不少家处穷乡僻壤的年青力壮“公爹人”离乡背井,出洋谋生。这些“公爹人”在异国他乡可以另寻新欢,另组家庭。而他们“衣女甫”却从一而终,在“忠臣不事两君,烈女不更两夫”的旧礼教下,这些没有自己的名字的”后岭婆”、“上村婆’们独守空房,坚守贞节,奉养公婆,抚育子女,忠实守望着家园,守望着那无望的爱情。
    
     “琼海衣 女甫”固守传统,倘若丈夫有前婚(指定了命但未过门),新媳妇得认前娘家(俗称“前外家”),分别称丈夫的前外家父母为“替面外家父”、“替面外家母”,自己便是“替面衣 甫 仔”。同样,如丈夫的前妻正式过了门才去世的话,后来娶的老婆也得认“前外家”。过年过节、婚嫁大事、人情来往等,都得将“前外家”与自己的亲“外家”一样礼遇。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坚忍。当自己的老公高喊着“衣 女甫、衣 女甫,三日不打变成虎”的口号而随意打骂老婆时,当因为生不出“胯下有鸟仔”的“公爹仔”而受公婆歧视侮辱时,她们只有偷偷地掉眼泪,只有默默地认命——不怨天,不怨地,只怨自己生为“衣女甫人”;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对生活要求不高,他们的生活理念:“吃不相同饱相同”;她们的人生期望:肚能填饱,公婆“见体”(即看得起)、老公“见体”,子女能出人前,儿女长大后能“点念”(即惦记、牵挂)父母,就心满意足了。
    
     在“琼海女甫”心目中,老公是天,子女是地。因为社会性因素或家庭贫困即使没有接受多少教育的海南妇女,也深知教育的重要性,她们宁可自己多吃苦,勒紧腰带也要送子女上学堂,她们本能地尊重教师、尊重一切有知识学问的人。她们的观念:只要子女会读书,长大了能出人前(即有出息),自己饭蓍蘸鱼汁、吃炒盐配饭也心甜。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,没有东北妇女的豪爽泼辣,没有江南妇女的玲珑婉秀。《红楼梦》有一名言“女人是水做的骨肉”,老子有一名言:“上善若水”。琼海“衣女甫”善良内敛,温柔如水。在乡下,妇女能上山能下地能“使牛”能挑担能理内也能理外。君若不信,请上琼海各市镇逛一逛,看一看,看田地里干“使牛”、“担尿、担屎”等重活的是男人多还是女人多,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”娇而不嗲,美而不艳,柔情似水,玲珑剔透,上得了厅堂也入得了厨房,她们的心境和海南热带阳光一样豁达明朗……
    
     “琼海衣女甫仔”出嫁时,“外家母”边哭泣边唱世代相传的“教女歌”:“侬啊!侬这下去人屋(别人家),就是人屋人(婆家人),侬去人屋得忍气做人,见大得喊大,见小得喊小;人(指婆家人)大声叫侬得小声应;人吃干来侬得吃稀;人睡早来侬得睡晚,人要打骂侬得会忍……”。由此种种,塑造了海南妇女的人格特征。
    正是因为“琼海衣女甫”世代相传的传统美德,才创造出底蕴深厚的琼海地域文化,才诞生了一支誉满中华的红色娘子军队伍。
    
     虽然时代变迁,观念变革,但大部分现代琼海女人依然传承老一辈琼海女人的优良品德。
    
     如果你要娶一个“做吃”(即过日子)的女人,请娶“琼海衣
  女甫仔”!
    
  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